电子邮件:partnerships@ctdaa.com
联系我们
生命成长:智胜你的思维习惯

作者:戴光荣

[2016-11-03]

作者简介

本文作者戴光荣博士现任职于大洋彼岸的Korn/Ferry International(光辉国际),戴先生是工业与组织心理学博士,高潜能人才的测评专家,领导力能力模型的关键开发人员,在能力模型、领导力测评和发展方面有多年的研究与实践经验。他们研发的能力模型以及在此基础上建立的360度反馈系统在全球范围内得到了广泛的运用。同时他的研究和学术报告推动了人们对学习敏锐度的认识,学习敏锐度已成为高潜能人才测评的关键内容,超过三分之二的大型跨国公司运用学习敏锐度测评。在研发之外,戴先生提供教练与辅导,帮助经理人提升他们的领导力。

在飞速变化的时代,事业的成功依赖于我们的适应与灵活性。在以前相对稳定的经营环境中,我们用个人过去的经验与成绩来预测其将来的绩效(past performance predictsfuture performance)。今天,产品生命周期在不断缩短。大多数企业每隔5年左右就需要经历一次重要的战略调整。在此大环境下,我们从事的工作内容在不断变化。过去的经验和现有的能力已越来越难以确保未来持续的成功。勇于挑战自己,不断地学习以适应新的、不可预测的环境的能力成为全球范围类各大企业衡量个人长期潜能的重要人才评估指标。

对每个有职业抱负的人来说,我们希望自己变得更具适应与灵活性。然而我们的行为深受思维习惯的影响。事实上,我们日常生活中有40%到80%的行为是出于习惯,而不是深思熟虑的结果。当然,习惯对于维持高效的生活很重要。如果我们做什么事都像生手一样,我们的生活将如初学步的孩童一样跌跌撞撞。生活中有很多活动依赖于习惯性、自动化行为,比如骑自行车,驾驶汽车,打字等等。以驾驶汽车为例,我们对驾驶是如此的熟练,以至于我们无须关注怎么沿着曲折的路线而不断转向。在体育运动中,好的习惯是赢得比赛的关键。很多比赛是高节奏的活动,不容缓慢的思考。队员间的无缝隙的配合是建立在平时大量的训练基础之上养成的行为习惯。Tony Dungy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赢得橄榄球超级杯的非洲裔主教练。他的教练秘诀就是善用习惯:“冠军球队并没有做什么非凡的事。相反,他们做的事很平常。只是他们在做的时候没有过度思考。他们比得别人做得更快,以至对手跟不上反应。”

人类是习惯性动物。习惯体现了我们大脑深层存在的思维捷径(Heuristics)。基于过去的经验,我们每个人在大脑中形成了许多思维捷径。当环境中出现我们熟悉的线索时,这些思维捷径会触发习惯性行为。在很多情况下,习惯有利于我们的工作和生活。但同样是由于习惯,我们可能会犯错误。有些错误甚至可能带来严重的后果。比如高山滑雪。犹他大学研究人员Ian McCammon研究了在1972至 2003年间所发生的超过700件带来人员伤亡的雪崩事件。他发现许多悲剧本来都是可以被避免的。但是由于思维捷径,这些很有经验的滑雪者犯了决策性错误而选择了致命的滑雪路线。在商业领域,思维捷径带来的危害也屡见不鲜。

管理顾问专家Jim Collins仔细研究了一些企业从繁荣到衰落的过程。虽然每一个失败的案例背后都有不同的故事,但它们有一些共同的地方。过去的成就让这些公司形成盲目的乐观和思维定势,以至于忽略了悄然而至的危机。2008年的金融危机带来的震撼是一些老牌大企业的倒闭,包括著名的雷曼兄弟公司。当然造成雷曼兄弟困境的主要原因是其高风险投资。但有分析家还从领导力角度对雷曼兄弟公司的倒闭进行了探讨。Richard Fuld从1994年起担任雷曼公司CEO。在1997-19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中,雷曼公司的市值在仅仅4个月内蒸发了70%。Fuld先生成功地带领了雷曼公司度过了亚洲金融危机,并在其后年复一年为公司创造了盈利。但2008年的这次金融危机在性质和深度上都不同于上次亚洲金融危机。Richard Fuld对过去处理危机的经验的依赖不仅没有起到帮助作用,反而制约了对新的危机的灵活应对。

我们的大脑有两种思维模式。诺贝尔奖获得者Daniel Kahneman称之为第一系统和第二系统思维。第一系统(System 1)是快速的,习惯性的,无意识的。第二系统(System 2)是深思熟虑的,自主的,有意识的。我们的大脑活动的一个特点是我们倾向于以省事省力的方法完成一个任务。第一系统思维帮助我们达到这个目的。在用第一系统思维时,我们不觉得费力。在初学开车时我们会感到紧张。一旦熟练变成自动化行为,开车就不再占用我们的脑力。我们甚至可以边开车边思考其它问题。只有在第一系统思维不能解决问题时,我们的第二系统的思维功能被激活。因为第二系统是深思熟虑的,它会消耗我们的精力。在开车过程中如果遇到一个突发事件,比如旁边车辆突然变道,我们的注意力会立刻集中到开车上以准备应对可能的危机。我们同时会感到心跳加速,血流加快。

建立在思维捷径基础上的习惯性行为是无意识的,默认的。这些习惯性行为在过去帮助我们解决了问题。但在新情况下依赖于思维捷径我们可能会犯系统的错误。要在多变的环境中表现出灵活与适应性,我们必须能控制习惯性行为。对习惯做有意识管理的关键是提高自己的Mindfulness。有些人将Mindfulness翻译成“正念”。正念似乎没有把Mindfulness的含义直观地表达出来。Mindfulness指保持对自己当前的心理活动的动态的认识,即能有意识地觉察到自己当前在想什么,做什么,感受是什么。所以在这里,我把Mindfulness暂译为“觉知”。Mindfulness之所以能控制习惯性行为是因为我们在刺激和行为反应之间加了一个缓冲区。在察觉到一个环境线索后,Mindfulness能帮助我们在作出反应之前做一个分析。可以设想我们有两个自我,一个是类似于演员的自我,另一个是类似导演的自我。导演一直在密切观察演员的表演。当演员在出错的时候,导演会及时喊停。Mindfulness的作用相当于我们请了一位导演。在我们各自的生活中,我们既是演员,又是导演。

练习Mindfulness可以从观察自我开始。注意内心的体验—在想什么,做什么,感知到什么,等等。如同肌肉越锻炼越强壮一样,每一次这样的自我观察练习,都会不断提高我们的Mindfulness。事实上,脑科学研究发现Mindfulness练习对应了大脑腹外侧前额叶皮层(Ventrolateral Prefrontal Cortex)功能的强化。腹外侧前额叶皮层类似于刹车系统一样对自动行为起到抑制作用。

哈佛大学心理学教授Ellen Langer有一个独特的提高Mindfulness的方法。Mindfulness 的反义词是Mindlessness。当我们想当然,按过去的习惯处理一个事情时,我们处于心不在焉的状态。 Langer教授让我们在处理任何事情之前问自己:这件事与我以往所见的有什么不同?换个角度来看问题,它又有什么不同?简单的几个问题很有效地改变了我们的思维模式和行事方法。

在提高了Mindfulness的基础之上,我们可以进一步观察和了解我们常受哪些思维捷径的影响。如果我们每个人知道自己常用的思维捷径,我们就能更容易地注意到它们,并且找到应对方法。比如我们很多人有个思维习惯,就是我们倾向于作出有助于自己被别人认可的决定。之所以有这个习惯是因为人的社会性,我们害怕被社会排斥。这种习惯可能对建立融洽的团队有帮助,但却不利于发挥团队的创造性。有学者研究了头脑风暴的效果,发现大多数头脑风暴都没有实现预期的效果。

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由于这种思维习惯,人们害怕说出大胆的想法。基于这个认识,全球久负盛名的创新设计公司IDEO制定了一些头脑风暴原则。例如,“一次只允许一个人发言”。其目的是让每个人都得到发言的机会,并且让每个人的发言都得到尊重。再比如,在接着别人的发言时,“永远不许说‘但是’,只可以说‘是的,并且……’”。这个原则的目的是让队员将自己的想法建立在别人的想法之上,而不是否定别人的贡献。

习惯一旦形成不容易消除。但我们可以在提高Mindfulness和对思维捷径的自我意识的基础上智胜我们的习惯,从而让我们能更灵活地适应不断变化的环境。

推荐阅读

Duhigg,Charles. (2014). The power of habit: Why we do what we do in life and business.New York: Random House.

Gladwell,Malcolm. (2007). Blink: The power of thinking without thinking. New York:Little, Brown and Company.

Herbert,Wray. (2011) On second thought: Outsmarting your minds’ hard-wired habits. NewYork: Broadway Books.

Kahneman,Daniel. (2013). Thinking, fast and slow. New York: Farrar, Straus and Giroux.

Langer,Ellen. (2016). The power of mindful learning. Boston, MA: Da Capo LifelongBooks.